• 微博
  • 微信微信二维码

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  >  要闻动态  >  广东要闻

  • 合一集团姚键:普通的影游联动只是营销秀
  • 来源: 南方日报网络版     时间: 2019-08-20 09:06:22
    【字体:

    渭南哪有代做银行流水【无须打开】国内办理联系【电V信:132★1267★0309】☆办理全国证件,☆精诚合作.信誉第一.质量为本.货真价实.送货上门。


      

      

      

    原标题:女子推婴儿车碰到人一家4口遭4名大汉当街暴打

    5月22日,对很多人来说,只是一个普通的周末,而对路桥的代女士一家来说,却是一个难以忘却的噩梦,家里4个人被打,最严重的小姨肋骨被打断了2根。

    当天,一家8口,6个大人2个小孩,除了代女士和她年幼的妹妹,4个成年人被一群人追打了十几分钟,直到警方赶到,这群人才夺路而逃。而事件的起源,仅仅是因为代女士推着婴儿车,不小心碰到了一个穿红衣服的女子。

    道歉不成,对方叫人就打

    回想起当天的情形,尽管已经过去4天,代女士整个人还是毛骨悚然,她至今想不明白,一家人为什么会在光天化日之下,遇到如此的暴行。

    代女士一家人来自湖北随州,3年前陆续来到台州,都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。在他们心中,已经把台州这个海滨城市当作了第二故乡,准备在这里长期定居。

    5月22日是周末,当天下午,一家8口,包括代女士夫妻,代女士的妹妹,以及大姑、小姨、婆婆带着两个孩子,吃完午饭后准备到路桥富仕广场前的夜市给孩子买夏天的衣物。

    经过东大门的一个烧烤摊时,代女士推着婴儿车,准备买点烤串给孩子吃。当时路有点窄,婴儿车的车轮不小心碰到烧烤摊边的一位穿红衣服的女子。

    “当时我立马跟对方道歉,希望对方原谅。”代女士说,可是对方就非常生气,而且说话很不客气,“撞到人了,不能这么简单地不了了之”。

    因为看对方也没有受伤,代女士的小姨刘女士就上前理论,双方发生了争执,红衣女子上来就抓住了刘女士的衣服,双方发生拉扯后,对方3人中的一个女子就拨打手机叫人过来。

    很快,弄堂里窜出来4个穿白色T恤的彪形大汉,个个手上有纹身,二话不说上来就是对她们一家人一顿暴打。

    10分钟,3名弱女子被4名大汉暴打

    怕伤到孩子,身为母亲的代女士,第一时间把两个孩子推到了一旁的巷子里,并且让自己年幼的妹妹在那里看着孩子,也因为她的离开,她和妹妹躲过了大汉的殴打。

    “等我安顿好孩子回到现场的时候,就看到几个大汉抓着我婆婆的头发,正在拼命地殴打,我婆婆今年47岁,他们下手一点都不手软。”代女士说。

    旁边,另外两个大汉则抓了代女士的小姨刘女士的头发,把她的头按在地上,在地面上拖行。3名女子则脱下自己的高跟鞋,死命地往刘女士的头上、背上拍打。

    代女士的老公刘先生作为现场唯一的男士,上前想拉住施暴者,但是对方也对他进行拳打脚踢,他根本无力阻拦。

    这时,附近围观的群众越聚越多,有几位路人看不过去,上去想把施暴的男子劝离,但是对方根本不予理睬,更多的围观群众则在旁边劝架。

    5点16分,对方施暴之后不久,代女士向警方报警,这时,4名男子和3名女子依然在对代女士的家人进行施暴。

    为了留下证据,刘女士拿出了手机拍摄施暴者,或许是她的这个行为激怒了这几名男子,其中一个男子连着两次凶狠地抬腿踹向了刘女士,并把她踹飞一米多。

    代女士的大姑熊阿姨为了把施暴者留在现场,抱着其中一个男子的腿不放,她很快便成为重点攻击目标,这群人很快地对她又打又踢。

    直到5点30分,警察赶到前,这几名施暴者才窜进了附近的弄堂,扬长而去。此时,代女士一家4个人躺在地上已经无法动弹。

    希望公安部门能还她们一个公道

    当地警方赶到现场后,120急救车也到达,受伤的4个人被送上急救车。经诊断,代女士的小姨子刘女士第四、第五根肋骨断了,老公刘先生轻微脑震荡,而婆婆和大姑则软骨组织挫伤。

    目前,由于行凶者都没有抓获,代女士一家人的医药费只能自己垫付。而因为4个家人受伤,代女士只能请假照顾亲人。

    “这一天,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天,以前觉得只会在电视上发生的事情,居然真实地发生在自己的身边,太恐怖了。”代女士说,自己年幼的妹妹这几天都情绪不稳定。

    根据当时视频拍摄的画面,3位打人女子身上的衣服都还带着标签,代女士和家人怀疑,这些人很可能就是夜市附近服装店的店员。

    “4天过去了,警方一点消息也没有,我们只希望这些人受到法律应有的惩罚,公民最基本的人身安全得到保障。”代女士说。

    对于未来,代女士说本来一家人准备在台州工作和生活的,经历了这件事后,她们可能会在家人伤好之后,考虑搬到其他城市去。

    “我们一家人现在都有心理阴影了。”代女士说,原本正常的生活就这样被打乱了。

    警方:正在全力侦破中

    昨天上午,路桥公安分局发布消息称,5月22日17时17分,路桥派出所接到群众报警,称夜市东门有人打架,民警到达现场后,发现有两女一男受伤躺在地上。

    经了解,当事人尹某(女,27岁,湖北人)与家人在夜市买东西时,因琐事与路人(身份正在核查)发生纠纷并引起打架,后被对方叫来的4名男子殴打,致刘某等4人不同程度受伤。目前,警方正在全力侦破该案件。

    解读新闻热点、呈现敏感事件、更多独家分析,尽在凤凰网微信(ID:ifeng-news),请扫描二维码关注。

    原来印花夹克也可以这么美!

    资料图

    原标题:中国冥婚现象调查

    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记者|李腾

    本文首发于2016年5月12日总第755期《中国新闻周刊》

    很难相信这样的事情真的存在——

    在山西等地,若有未婚男子不幸去世,父母会为儿子寻找“门当户对”的未婚女尸,将两具尸骨合葬在一起,便算两人在阴间结为夫妻。双方父母也从买家和卖家的关系,转变为“亲家”。而年轻去世的女性尸体也因此成为一种“商品”,不仅明码标价,而且需求旺盛,甚至还滋生出了盗尸利益链。

    王勇是山西临汾市洪洞县某医院的员工,在他眼中,将女尸火化是最大的浪费。

    事实上,该医院太平间里也很少有女尸,尤其是年轻的女尸。一旦听说有年轻女孩病危,立刻八方涌动,引来十几个丧子家庭争抢。他们的到来是如此之快,以至于当激烈的价格战尘埃落定时,女孩往往还没有离世。但女方家属向买家承诺,一旦女孩去世会立刻把尸体拉到男方家里,男方家属在得到承诺后心满意足地回到家中等待女孩去世的消息。

    这是山西当地农村冥婚现象的真实写照。

    若有未婚男子不幸去世,父母会为儿子寻找“门当户对”的未婚女尸,将两具尸骨合葬在一起,便算两人在阴间结为夫妻。双方父母也从买家和卖家的关系,转变为“亲家”。

    今年清明节前,胡青花为已经去世3年的儿子举办了冥婚,虽然女尸价格高达18万元,但胡青花却心满意足。“女孩照片看过,长得很漂亮,和我儿子同岁,两人特别般配。”胡青花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(微信ID:china-newsweek)说。

    热热闹闹地举办了一桌酒席后,男孩的尸骨被重新挖掘了出来,为冥界男女双方牵线搭桥的媒人用米和面将男孩尸骨的眼、耳、鼻、口塞满,根据习俗若不塞满对“后代”不好,之后将男孩尸骨和女孩的遗体合葬在男方家祖坟中。

    仪式完成后,双方家属之间的感情也拉进了很多,“儿女埋在一起的才是真亲戚。”胡青花意味深长地说。

    “15万元以下连骨头都买不到”

    胡青花为儿子办冥婚的消息不胫而走,令当地不少人羡慕嫉妒恨。因为按照市场行情,如此“高质量”的女尸可遇不可求,“根本不是区区18万元就可以买到的”。

    女尸的价格由多种因素决定,包括年龄、“新鲜”程度、完整程度、相貌、家庭背景等。根据这些条件计算,病死的女尸往往要比交通事故致死的女尸价格高;而刚刚病死的女尸又比离世多年的价格高,越“新鲜”越好。所以,年轻漂亮的、刚刚病死的、家庭条件好的女尸最值钱,价格往往可达十几万乃至几十万元。

    除去交通事故与疾病外,当地不少年轻男子在事故率高的黑矿场下井挖煤,死亡率远高于女子,再加上农村男女比例失衡,导致很多男方父母怀揣着十几万元的抚恤金,却找不到合适的女尸。不过按当地不成文的习俗,冥婚男女的年龄统统以死亡时的年龄计算,比如18岁去世的男子,10年后,仍然是以18岁的年龄“说媒”,所以即便暂时买不到或者买不起,也等得起。

    在这种情况下,自然有无数双眼睛紧紧盯着医院,一旦听说有“高质量”的女尸出现,便如平地惊雷一般,“需求”长期被压抑的家长纷纷赶往医院与女方家属讨价还价。而作为信息源的医院工作人员,如果成交可以得到2000元-3000元的红包,如果没能成交也能获得500元-1000元的红包,希望下次还能获得关照。

    冥婚对女孩的“好处”是显而易见的。根据习俗,未婚女子是不能埋入祖坟的,因为这样会激怒祖先,所以只能在田埂上放着,等配好冥婚再葬入男方祖坟。火爆的市场不仅为女方亲属带来了不菲的收入,还能让女孩早日入土为安,避免了暴尸田野的下场。

    而对男方来说,配完冥婚便可以过继亲戚的后代,将这一脉传承下去。对于亲自操办婚事的双方家长来说冥婚同样意义重大。当地人认为,只有在孩子成家立业后,当父母的才算是完成了抚养的义务,为没有结婚的儿女配冥婚,也算了却一桩心愿。此外,根据当地的神鬼学说,有婚配的家人去世后,其灵魂会继续庇护整个家族,如果家族中出现没有婚配的灵魂,这个灵魂会因为孤独和憎恨变成恶灵,诅咒家族的生者,为整个家族带来不幸。

    实际上,不仅是山西省洪洞县,在广东省和江浙部分地区,也存在着冥婚现象。这种现象最早可以追溯到殷商时期,甲骨文记载,商代的统治者为死去的殷王娶冥婚,殉葬在当时是很普遍的现象。殷商时代为祖先娶妻是现代冥婚的起源和雏形。

    武王伐纣后,冥婚现象鲜有记载,因为《周礼》明确反对冥婚。至汉朝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后,冥婚现象在尊崇周礼的汉朝几乎绝迹。但是汉末天下动乱,冥婚开始复苏并出现详尽记载,其中最著名的故事是曹操感伤幼子曹冲之死,向甄氏亡女提亲。

    到隋唐时期,佛教兴盛,人们普遍相信极乐世界,冥婚也跟着兴盛起来。比如唐中宗不仅为自己的弟弟举办冥婚,还为韦皇后的两个弟弟配冥婚。冥婚也不再局限于权贵家庭,民间家境富裕的人也开始为子女配冥婚。

    宋代之后,冥婚继续发展,真正形成了市场,专门从事冥婚媒人的“鬼媒人”职业开始出现。这些媒人每年往返于各村之间搜集未婚死亡男女的信息,说媒成功后向两家收取钱财锦缎赖以为生。清朝史料记载,当时冥婚习俗昌盛的地区便是以山西为首,直到现在,冥婚习俗在山西省部分地区仍然盛行。

    当前,青年男女不正常死亡率已经大大降低,这类专事冥婚的媒人也开始“两栖发展”,既做阳婚也做冥婚。而冥婚行业的火爆也促使更多的媒人兼职做鬼媒人。一名从业30年的媒人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透露,从她小时候记事开始,冥婚就一直存在。而且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,冥婚市场也越来越红火。上世纪90年代初,一场门当户对的冥婚要5000元,至本世纪初便涨到5万元;到2010年,10万元只能保证配上婚,已经不能提太多条件了;到2016年,15万元以下连“一根骨头都买不到”。

    如此说来,胡青花只用18万元就给儿子配到“好媳妇”确实是捡了大便宜。但这个便宜不是谁都能捡的,胡青花夫妇两人都在县城上班,相对于种地的农民来说,是属于条件好的家庭,女方家长自然很愿意与胡青花家攀亲戚,给予“优惠”的价格也在情理之中。

    这反映出当地冥婚的一个现象,家里越是有钱,配冥婚出的钱反而越少。家里越是没钱,越是要大出血。

   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5年山西省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9454元,这意味着家境一般的人家,为了给儿子配冥婚,除非有巨额抚恤金,否则就要掏空家底。家里有两个儿子的人家更是艰难,既要为活着的儿子娶妻送彩礼,还要为死去的儿子配冥婚,只能四处借钱,家里一贫如洗。

    那些有“刚需”但家境又特别困难的家庭该怎么办?这个问题不仅困扰着配不起冥婚的家庭,同样也给像胡青花家这样小康的家庭带来无尽的烦恼。

    万金买干骨

    给儿子办完冥婚,胡青花终于了却了一桩心愿,但也带给她新的压力。此后,她每天都要到儿子的坟前巡视,担心“儿媳妇”被人挖走。

   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,洪洞县当地在过去3年时间里被盗27具女尸。胡青花平时不看新闻,但她向《中国新闻周刊》(微信ID:china-newsweek)强调,盗尸行为在当地非常猖獗,远超新闻中的报道。谁家的姑娘去世,如果没人看着,尸体一定会被盗走,近几年从来没有例外。

    围绕女孩尸骨的保卫战从她病危入院那一刻便已经开始。女方家属根本不信任医院里的人,必须24小时看着才能确保万一女孩离世,尸体不会莫名其妙就没有了。

    女孩一旦去世,家属便立刻把尸体接走,按照习俗应该是放到自家的田埂上。但猖獗的盗尸迫使家人将尸体放在屋子周围肉眼可见的地方。在与男方合葬前,一样需要24小时全程看护。好在不用几天,女孩便会被“许配”走。

    办完冥婚,轮到男方家属担心女孩的尸体。现在有的墓穴已不再用砖砌,而是先挖很深的坑,然后用水泥浇筑起来,非常坚固。光建这样一个坟,就又要花费数千元,男方亲属还要隔三差五过来巡视,非常累心。

    据当地人回忆,盗尸现象从她小时候就有了。那时候,有不少从外地来洪洞打工的人,有煤矿工也有木匠,他们家乡并没有冥婚的习俗。到了洪洞县之后,有一些人发现了“商机”。新年回家探亲之后,这些人便会背着一包包尸骨来到洪洞,卖给洪洞县有需求的人,这种交易叫做“买干骨”。对于这些尸骨的来历,洪洞县人也心知肚明,肯定是从家乡地里刨出来的。

    即便这样的尸骨卖不上价,但只要确定是女人的尸骨,还是有交易的。据专事冥婚的媒人透露,“干骨”的价格从几千元到数万元不等,以2016年的行情来看,比较完整的“干骨”价格在5万元左右。

    冥婚与托梦紧密相连,由此催生了另一项产业。一旦出现托梦的情况,当地人往往都会找到风水先生寻求“解梦”。在收取一定费用之后,风水先生会指点对方具体的应对措施。如果梦到自己无法理解的事物,或者近期一直走霉运,当地人会找风水先生求助。当地风水先生通常的解释是:“你家祖上有一座孤坟,先灵已经变成恶灵,需要配冥婚进行安抚。”

    出于对恶灵报复的恐惧,人们马上回家查阅家谱,如果在其中真的找到有未婚死亡的祖先,便会立刻为其操办冥婚,如果找不到这样的祖先,也会归于家谱不全等原因,仍为“无名”祖先配个冥婚。但这种出于恐惧或者功利目的而操办的冥婚并不需要太高的标准,人们对素未谋面的祖先不可能有多少感情,只要挑不出错来就行,这也是“干骨”价格不高的重要原因。

    父母为儿女配婚才是冥婚的“主流市场”。下决心为儿子办冥婚的人,绝不会因为钱而让儿子凑合。多等几年也要找个合适的。

    在村民们心中,配冥婚后只要撑过1年时间,儿女的灵魂就可以安息了。如果1年后万一发生不测怎么办?胡青花坚定地表示一定还会再配的,绝不会让儿子孤单。而且到了那时儿子不会再怪她,她可以“从容布置”。

    异化的民俗

    冥婚在当地如此盛行,年轻人虽然很少谈论,但他们对此并不反感,如果有亲戚朋友遭遇不幸,从情感上他们是支持冥婚的。

    多位年轻人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(微信ID:china-newsweek)表示,在他们眼中,冥婚和正常的婚姻没有区别,双方父母都会为儿女严格把关,只不过夫妻是在阴间生活而已。某位年轻女孩坦承,若她没有结婚便意外身亡,她也愿意让父母帮自己挑选一位般配的男孩作伴。但他们都坚决反对“买干骨”的行为,认为那只是买卖,不是婚姻。也有部分年轻人排斥冥婚。据介绍,近年来也出现了不少明确反对配冥婚的女孩,但她们死后毫无例外都被配了婚,“因为婚姻大事由不得她们。”冥婚媒人说。

    实际上,冥婚习俗本身淋漓尽致地展现了中国父母对儿女婚姻的决定作用,哪怕儿女已经离世,父母依然可以做主为其操办婚姻。

    2006年,当地曾经有一对年轻男女相爱,但女方家长嫌男方家境差,坚决反对两人在一起。被逼无奈下,男孩深夜骑摩托车将女孩从家中带走,在逃跑的路上不幸出了车祸,两人都不治身亡。男方家属提出为两人配冥婚,女方家一开始坚决不同意,但冥婚媒人竭力促成此事,她成功劝说男方家长将价格提高到8万元,又说服女方家长相信若女孩无法和心爱的人配冥婚,其灵魂会变成恶灵,为家族带来不幸,女方家长最终点头同意。

    就这样,一对恋人在活着的时候无法在一起,却在死后被允许结为夫妻。

    冥婚现象并不是中国独有,它在世界各大文明圈中都存在或者曾经存在,也都有各自存在的理由。不过,在其他国家和地区都是死者与活人婚配,只有在中国大陆、香港地区、新加坡等中华文化圈内,才是死者和死者婚配。

    在古希腊,财产继承权是冥婚的根源。雅典城邦中,如果男子没有婚配便去世,便由关系最近的男性亲属代为保管财产,并为其配冥婚,女子之后所生的任何子女都算死者后代。由于女子没有财产继承权,只有当死者拥有男性后代时,其财产才会被交还由儿子保管。若男子死前有婚配,但只有女儿没有儿子,其女儿即便已经嫁人,也必须立刻离婚并嫁给与父亲关系最近的男性亲属,生育儿子后方才能够取回父亲的财产。在斯巴达城邦中,由于女子拥有财产继承权,所以不存在冥婚现象。

    在苏丹,姓氏的延续是冥婚盛行最重要的因素。与雅典城邦一样,家属为死者配冥婚,女子之后所生的子女都算死者后代。若死者只有女儿没有儿子,那么女儿就会以男性角色“娶妻”,妻子所生的男孩算死者的孙子,姓氏被保存下来。

    日本是冥婚文化最特殊的国家。直到上世纪30年代之前,除了是由死者与生者结合外,日本的冥婚习俗与中国大同小异。但战争导致日本男性大量死亡,未婚死亡的年轻女子数量根本无法满足需求,最终人们专门制作“新娘娃娃”和“新郎娃娃”,用这种身着传统和服、做工精致的娃娃代替活人与死者配婚。

    但以上这些国家的冥婚现象要么已经消亡,要么只存在于极个别地区且正在衰退。唯独在中国,冥婚现象反而随着经济发展愈发兴盛起来,并且出现了新的变化。

    最深刻的变化是,不再只有未婚配的男女才会办冥婚,已婚丧偶的男女现在也可以办,而且需求同样旺盛。在山西当地,女子丧夫后,有条件的基本都会改嫁,为了安抚亡夫的在天之灵,女子会主动为亡夫买“干骨”配婚。若男子丧偶,无论是否续娶,只要去世的女子仍处于适婚年龄,女方家属就会将遗体拉走配冥婚。这样一来,女人活着的时候其家人收过一回彩礼,死了之后还能再收一次冥婚彩礼。由此可见,一对夫妻死后未必能埋在一起。

    此外,年龄也不再局限于适婚青年。按照当地说法,孩子长到7岁便有了灵魂,于是当地有为10岁夭折的儿童配婚的。若孩子没到7岁便夭折,按照当地习俗,不仅不能埋入祖坟,连坟都不能有,只能扔到山里或者沟里。由于现在小孩也可以冥婚,便有人把小孩的尸体捡走谎称已经7岁卖“干骨”。

    这样一来,冥婚市场的“需求”被最大限度地释放,“供给”也在迅猛增长。

    与此同时,人们在精神方面的需求却在降低。比如延续血脉原本是配冥婚的重要目的,但过继子嗣的现象现在却很少见。此外,无论在世界其他国家,还是在中国旧社会,配冥婚从来都不是家属必然的选择。比如在雅典城邦和苏丹,如果男子死后没有财产,那么他根本就没有资格配冥婚,在中国旧社会配冥婚也只是有钱人家的选择。但到了现在,无论家庭财力是否承担得起,配冥婚已经成为每一个不幸家庭的必然选择,似乎若不配冥婚,便是不负责任的父母。

    虽然双方家长都尽量避免让商谈变得和谈生意一样,但不可否认的是,价格永远是最具决定性的因素。男方家长为此背上沉重的经济负担,而女方家长也落得个“用卖姑娘的钱娶媳妇”这样的恶名。

    政府已经开始采取行动。2016年3月22日,临汾市尧都区公安局发布通告,严厉打击因冥婚引发的盗窃、侮辱尸体、尸骨、骨灰犯罪活动。不仅是盗尸,买卖尸体和介绍买卖也被列为打击对象,相当于禁止“冥婚”。违禁者将以侮辱尸体罪论处,面临最高3年的有期徒刑。

    浙江师范大学教授、民俗学家陈华文认为,政府确实应该在规范市场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,但强行禁止也会适得其反。据他介绍,在江浙部分地区,由于政府推动火葬,盗尸者便偷取骨灰配冥婚。“每一种习俗都会随着社会环境的变化而变化,无法强制取消,只能慢慢引导。”陈华文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(微信ID:china-newsweek)说。


    相关文章

    版权所有:南方新闻网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
    主办:南方新闻网 协办: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:南方新闻网
    建议使用1024×768分辨率 IE7.0以上版本浏览器